手机里面能赌钱的-《那年花开》口碑狠甩《芈月传》,因为它有年度最强的国产剧群戏

时间:2019-12-26 17:12:33

手机里面能赌钱的-《那年花开》口碑狠甩《芈月传》,因为它有年度最强的国产剧群戏

手机里面能赌钱的,本文首发于:刀刀叨文艺(微信公众号id:ddddart)

收视率稳步破2,豆瓣评分8.5。

今年的年度国产爆剧榜单,必有这一部: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。

同是孙俪主演、同是大女主的现象级爆剧,但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却比《芈月传》的豆瓣评分,高了3分有余。

追了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的人都知道原因——

这剧质感浑厚,大到家国背景,小到街边摊贩,讲究到连细节处也经得起推敲。

当然,它还奉献了我心中国产剧年度群戏的“top3”(另外两位我打算给《军师联盟》或者《人民的名义》)。

这剧的群戏相当“抬戏”,从主演到配角,从戏骨到青年演员,几无短板。

看了今天新出街的“男神版海报”,感觉他们连海报都拍出了戏味儿。

这张七人海报上,吴、沈、杜三方势力各据一方。已经下线的吴蔚文和吴聘分别坐立正中,这象征他们所持的“三硬”价值观仍会成为剧中的主流取向。沈家父子站在台前,大反派杜明礼则提着鸟笼站在角落中,赵白石站在吴家父子身后,暗示他将成为正义联盟的小伙伴,而周老四则站在吴家和沈家的中间地带,表明了他变换不定的立场。

这张海报中透露出的人物关系,恰与昨晚的剧情合上了。

昨晚播出的25、26两集,将吴沈杜三家的冲突推向一个小高潮,翻开新篇章。

周莹冤屈得雪,三婶和她表哥的奸情终于败露:

但是,三叔吴蔚双也在羞愤之下,杀妻之后自刎身亡,唉,生日变祭日,血色寿宴啊!

沈家又虚惊一场:上面下来一位钦差,说沈家做的军需药材有假,要来查(是赵白石奏了一本)。

幸而沈星移早早有所防备:在药材里加了周莹提过的杜鹃花来代替血竭。

看看,咱们纨绔子弟沈二少,也开始有了生意人的样子,不仅讲诚信,更能审时度势地向沈四海分析跟杜明礼合作的危险性。

沈四海也想跟杜明礼断了,奈何被杜明礼牢牢拿捏住心理,用加官进爵来留住沈家:于是,沈星移得了一个五品,而老夫人得了一个二品诰命。

杜明礼这条贼船,沈家是下不去了。

咱们廉政爱民的好官赵白石,被贝勒爷动手脚给贬官了,路上遭到了五品大人沈星移的无情嘲笑。

如此一来,吴、沈两家的格局又变了。沈家和杜家牢牢捆绑,而吴家呢,吴家背后的那股力量,尚未伸出援手,似乎正在韬光养晦。

其实,吴、沈两家的商战,背后牵涉的是官场的权谋之争。杜明礼奉贝勒爷之命来斗倒吴家,并非只为取代吴家在陕西的商业巨头地位,实则背后牵涉到更大的权谋之争。

过往剧情,在字里行间已经透露出雪泥鸿爪式的信息。

第一集就说了杜明礼背后贝勒爷的身份,是惇亲王的次子:

并且交代吴家是左大人的左膀右臂:

而贝勒爷跟左大人本来就有过节,借吴家来整垮左大人,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不过,在这场明为商战实为权谋的争斗中,还有第三方力量介入:第八集现身的,赵白石的老师,张先生。

这位张先生,是谁的代理人呢?李大人,李鸿章。

李大人和贝勒爷的目标一致:左大人。

所以,当赵白石还在纠结沈星移是不是打伤吴聘的凶手时,张先生直接说:“你的眼光应该放眼整个朝政!”

所以赵白石交给老师的一袋子假血竭,转手就到了贝勒爷的手里,成了吴家定罪的物证。

而他们阴谋得逞,吴蔚文被抓,吴家被搞垮之后,下一步要针锋相对的,就是贝勒爷和李大人了。

至于未来吴家的绝地反击,又借助了什么样的外力呢?继续追剧,就能揭晓谜底了。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的群戏之所以好看,因为演员们的演技相生相长、圆融一体,形成了一个“场”。

刘佩琦和张晨光、谢君豪三位在剧中扮演父亲的戏骨,贡献了教科书般的演技。

刘佩琦,《大宅门》之后又看见他的戏,真有一种久别重逢的喜悦。

比如吴聘葬礼之后,劝周莹“我们所有人都是过客”那一大段台词,镜头从远往近拉,老爷子的眼睛也渐渐泛红,此刻那个前些集总是混不吝的周老四,方显出满满的慈父本色。

掩饰于浪荡外表下的深沉父爱,这样的感情令人动容。

据说刘佩琦在准备这段台词的时候,是看着自家孩子的照片来调动情绪的。而这段台词的演绎,足以列入教科书级别,我希望那些台词说不好只能用“123”来代替的年轻人,都来看一看学一学。

张晨光,他演的吴蔚文,痛失爱子之后,却得知儿媳周莹有孕,一时间悲喜交加。

他将这段戏份处理得非常层次丰富:听闻喜讯,先是仰天而笑,继而拱手感谢四方神明,我吴家有后了!笑着笑着,老泪纵横百味杂陈。观众也情不自禁地跟着眼眶泛红了。

谢君豪,扮演沈四海,一个恨子不成器又溺爱儿子的父亲,每一次打沈星移,都是一场好戏。

而昨晚播出的第26集当中,沈四海酒后回家那场戏,也演技炸裂。

贪图官场名利,结果又上了杜明礼贼船的他,醉醺醺跑回家,歪斜着身子,笑着给母亲跪下,差点摔倒:“儿子拜见二品诰命夫人沈林氏”。然后又拍着一向不给好脸色的儿子肩膀,“从今天起,你也是五品的官衔”,这样一位父亲,既辛酸又可怜。

而这剧的青年演员也都不掉链子,老戏骨们有“风骨”,他们有“锋骨”。

孙俪,哭棺这场戏,让人不知不觉地跟着泪满襟了:

她喊的每一句“吴聘”都似有千钧之力,重重地砸在观众的心里。

而陈晓,在沈星移桀骜不驯二世祖的伪装下,流露出来的不甘和寂寞,被他演得丝丝入扣。

挨打之后,那种从委屈到愤怒,再到失落和无助的情绪变化,被陈晓演得好心疼!

陈晓也用心琢磨了,甚至演挨板子的戏份时,连他的屁股都在给戏:

而俞灏明也不错,他演杜明礼意外地见到胡小姐时,尽管面上不露声色,但见到心上人时的雀跃,通过咽了一口吐沫的小动作表现无遗。

其实,这剧不光是主演们的演技没有短板,连男n号的演技也能做到纤毫毕现。

学徒王世钧(李泽锋扮演),见到死而复生的周莹时,眼里涌出泪水,眼泪中有狂喜、有愧疚,简直一眼万年。

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这剧,跟大部分的古装剧,包括《甄嬛传》都不同,剧中90%的状况下是使用现场收音的,虽然既耗时又考验演员,但这是一个有追求的剧组的自我要求。

陈晓说:“90%以上都是现场的同期声,只有特别不行的时候才由我们后期补录。”

这回的原音出演,得到了不少观众大力打call:

“不是千篇一律的声音,是有特点的声音,能够表现出演员特质的声音。”

“别再配音了,鼓励演员都用自己的声音。”

群戏的精彩,肯定要归功于游刃有余地掌控群戏的导演:丁黑。

这是一个历来就擅长群戏的导演,群戏颇多的《大秦帝国》三部曲中,《纵横》和《崛起》两部都是他执导,在豆瓣分别有8.9和8.5的高分。

陈晓曾经爆料说,拍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的时候,丁黑导演对演员的情绪连贯,有近乎完美主义的执着。

“在整个过程当中,丁导要求是所有的中景、近景、远景、特写全部都是一场戏要从头演到尾,有一个人卡壳儿,这场戏都要从头开始演。”

“他为什么要这么去做?因为这场戏下来所有人的感情,反应,都是连贯的,不能有断层,全部都是连着的。所以我们每个都不敢掉链子,要不然的话,你想想看你不仅耽误对手搭戏,你还耽误整个现场的人的进度,就会很遭人恨。”

所以我们看到的吴家、沈家每一场群戏,都是这样不卡壳地拍下来的。

而且,丁黑导演还特别擅长通过空镜来侧写人物情绪。

第一集开场那个航拍镜头,犹如清明上河图一般展示了陕西清末众生相,不仅用镜头表达了悲悯的情怀,更体现了丁黑导演对大场面的掌控力。

注意看下图中的细节:喷火的杂耍艺人、街边卖小吃的摊子,看热闹的路人……

据说丁黑导演为了追求细节真实,专门找了一个陕西的大厨,拍戏时都把孙俪吃胖了。

所以连路边卖凉皮的摊子都是真真的做了凉皮:

而第16集,吴聘下葬那一场戏,远景和近景的结合,苍茫茫大地无牵挂,传递出命运面前人之渺小的命题。

对于丁黑导演,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剧组的演员们,被他完美主义的精神所“折服”(折磨并佩服着)。

陈晓说:“他这次是要求我们,每一场戏尽量都要看到真的东西,其实最难的东西就是真的东西。”

何润东说,“他对于每一个人物,在每一个点,拿捏的尺寸非常准确。”

导演在剧组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:“再来一条吧!”或者是“就差一点儿”。

任重说:“这是我近几年来,又一个进现场时让我会有点发抖的导演。”

但是,他不是严厉,他是精益求精。

而胡杏儿说,“导演一定会纠正你哪个地方不好,但不会伤到你的自尊心。”

连影帝级的谢君豪都说:“他的要求很高,只要你能一条过,你得开香槟了。”

对于出现在镜头里的每一个角色,甚至是路人甲,导演都有他的想法,都要亲自跟群众演员教戏。

在演员眼里,丁黑导演是一个拍得了大场面、又抠得了小细节的“处女座”导演。

连窗户里该透出的光,是摇曳的烛光而非电灯的大平光,这样的细节都考虑到了。

“他怎么能把现场那么多人的事,都给想的那么全呢?”

有丁黑这样的导演,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剧组的创作氛围也可想而知了:“精益求精”型。

比如剧组要求男演员必须剃头入组不能带假发套,比如大家闺秀胡杏儿专门学了几个月书法,比如陈晓为一段戏曲表演去拜了名师等等。

更“处女座”的是,导演为了拍到更好的航拍镜头,硬是要求制片主任把房顶瓦片做旧,并种上草!

难得的是,这剧有74集,不同于其他大体量古装剧同时开几个组几个导演同时拍摄,比如xx传当时就传说有5个组同时拍。

而这个剧组只有一个组,只有一个导演,就是丁黑。

丁黑说是孙俪一开始就建议他这么做的,这跟他的想法不谋而合。

“这个行业现在充斥着业余和不正规,很多该有的培训、指标、标准都没有了。我们不可能改变行业,只能要求我们自己的作品回归常态,坚持规矩,静下心来按照拍摄的基本规律做事。”

所以,在丁黑眼里,是“按照规律”做事,却成了同行里的“特别”。

所以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在观众那里的高分高收视,绝对不是白得的。

“导演是演员的镜子”,丁黑说。

我觉得这句话也适用于像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这样的国产电视剧,它是这个行业的一面镜子。



热点新闻
最新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