赢钱专家-永续债热度提升,6家中小银行已发行146亿

时间:2020-01-07 10:01:36

赢钱专家-永续债热度提升,6家中小银行已发行146亿

赢钱专家,短短两天之内,两家城、农商行相继拿到监管“路条”,获准发行永续债。紧随城商行之后,中小银行的永续债融资之门,再次向农商行敞开。

继杭州银行之后,深圳农商行也在12月20日获得当地监管核准,发行最多25亿元永续债。在深圳农商行之前,已有17家商业银行获准、完成发行永续债,已发行金额接近5500亿元,但唱主角的基本上是国有大行、股份制银行,尚无一家农商行。

从11月份以来城商行、农商行永续债发行步伐明显加快。自台州银行发行首单之后,截至目前,已完成或计划发行永续债的城商行和农商行共6家,总计划发行规模305亿元,已发行规模146亿元。

同商业银行总体发行规模相比,城商行、农商行的永续债批准、发行规模占比仍然较低,在同类永续债中占比仅为5%左右,成本也明显高于国有大行、股份制银行。但与二级资本债相比,永续债开启新融资渠道的同时,也明显了降低了为中小银行资本补充的成本。

农商行永续债上路

相对于已经常态化发行的国有大行、股份制银行,农商行发行永续债也已取得突破。公开信息显示,12月20日,深圳农商行永续债发行计划,也已获得深圳银保监局核准,发行额度不超过25亿元。

公开披露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底,该行总资产3186.9亿元,总负债2946.4亿元;营业收入87.5亿元,净利润43.2亿元。而到了今年9月底,该行总资产、总负债分别为3536.27亿元、3246.81亿元,营业收入77.38亿元,净利润35.89亿元。

从三季报数据来看,深圳农商行的资本压力并不算大。截至2019年3月底,资本充足率为13.13%,一级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.94%、11.92%,虽较上年底下降0.56、0.56、0.57个百分点,但距离监管底线仍有距离。

就在此前的2019年9月,深圳农商行刚刚发行了25亿元二级资本债。发行完成后,该行资本充足率有所提升,截至9月底,该行资本充足率14.36%,比同期农商行13.05%高出1.31个百分点;一级、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.09%、12.07%。

不过, 深圳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,上升速度较快。2018年底,该行不良率1.14%,今年3月底已经上升至1.39%,一个季度上升了0.25个百分点,增幅超过20%。而在2018年至2018年,该行不良率一直保持在1.21%以内,但远低于农商行同期4%的水平。

迄今为止,深圳农商行尚未正式披露其永续债发行信息。该行11月28日公告称,于12月13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,审议事项即包括发行永续债。根据媒体报道,待获得人民银行批准后,该行将立即启动发行。

自中国银行2019年1月率先发行国内第一只商业银行永续债以来,此前已有17家商业银行完成、获批发行永续债,合计发行金额5496亿元,但其中尚无一家农商行,深圳农商行获批后,农商行通过永续债补充资本也即将破冰。

中小银行发行提速

从11月份以来,国有大行、股份制银行“独享”的永续债,也开始成为城商行、农商行等中小银行的“盘中餐”,为这些中小银行开启了重要的资本补充渠道。从11月初至今,短短一个多月内, 包括深圳能商行在内,就有六家城商行、农商行已经发行、获准发行永续债。

最新获批的城商行是杭州银行。根据该行12月18日披露,浙江银保监局、央行分别作出批复,同意该行发行总额不超过70亿元的永续债。更早些时候,四川银保监局也在11月21日批复,同意泸州银行发行不超过30亿元永续债。

对于未上市中小银行来说,内、外部补充资本的渠道都较为有限,由于利润规模普遍较小,通过利润补充资本的能力偏弱,而外部资本补充渠道有限,主要依靠发行二级资本债、增资扩股,永续债发行大门打开,对这些银行的资本补充关系重大。

迄今为止,加上已经获批并部分发行的徽商、台州、威海商业银行,六家城、农商行的永续债计划发行规模,已经达到305亿元,已发行规模为146亿元。其中,徽商银行100亿元已全部发行,台州银行、威海商行分别发行了16亿元、30亿元,前者尚有34亿元有待发行。

但无论是与同类银行数量,还是已获批、发行商业银行永续债规模相比,城商行、农商行的永续债发行,规模、比例仍然为数甚低。在六家城、农商行中,徽商银行获批、发行规模最大,但此前发行规模最小的渤海银行,金额也达到200亿元,徽商银行不及该行一半。

实际上,徽商银行、台州银行等三家城商行,已发行规模合计也仅为146亿元,同样不如渤海银行。而上述三家银行在同期商业银行永续债中的占比,仅为2.6%左右。加上尚未发行部分,占比也只有5%略高。

而城商行、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,在各类银行中靠后。监管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9月底,城商行、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.51%、13.05%,而国有大行、股份制银行分别为16.18%、13.4%。第一财经此前曾报道,一些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、核心、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,已经低于5%甚至更低。

华南某城商行人士向第一财经分析,政策传导、落地需要时间,城商行、农商行获准发行永续债,可能是监管层在传递放宽中小银行发行准入的信号。不排除更多经营较为稳健、风险较低的中小银行,将被批准发行永续债的可能。

融资成本下降

相对于大中型银行,中小银行的永续债成本较高,但同二级资本债等债券融资相比,成本下降明显。

根据台州银行披露,该行此次发行的16亿元永续债,票面利率为5.4%,威海商行也处于同样水平,在已发行商业银行永续债中处于最高水平,比此前最低利率高出1.2个百分点。

公开信息显示,银行此前发行的永续债,利率最低的为农业银行,其“农业银行19永续债02”的票面利率为4.2%,其次为建设银行的4.22%;最高的是民生银行、华夏银行,均为4.85%。

而6月份之后,永续债的发行利率还一路走低,最大降幅超过0.6个百分点。浦发银行7月中旬发行的300亿元,发行利率为4.73%,到11月中旬建设银行发行时,利率已降至4.22%。

不过,规模较小的城商行,发行成本较高,与其风险、评级等因素有关。募集说明书显示,威海商行、台州银行的主体评级均为aa+,债项评级为aa。而主体、债项评级为aaa、aa+的徽商银行,发行票面利率就低至4.9%,已经接近民生银行、华夏银行的发行成本。

尽管如此,中小银行永续债的发行成本,相对于其他债券融资,具有明显优势。2018年8月,台州银行曾发行7亿元二级资本债,票面利率为5.9%,高于此次永续债0.5个百分点。

发行结果显示,深圳农商行此前发行的2019年第一期二级资本债,主体、债项评级为aaa、aa+,票面利率4.45%。而根据媒体报道,联合资信已对该行永续债的主体、债项信用做出了aaa、aa+的评级。



热点新闻
最新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