合乐娱乐场在线博彩-张玉良谈混改:国有资本应低于50% 重要员工都应持股

时间:2020-01-08 09:41:40

合乐娱乐场在线博彩-张玉良谈混改:国有资本应低于50% 重要员工都应持股

合乐娱乐场在线博彩,由财经、央广经济之声联合主办的“2018金麒麟论坛”于12月20日在北京举行。绿地集团董事长、总裁张玉良出席并演讲。

张玉良在谈到混合所有制改革时表示,第一,当前我国经济碰到很多问题是国有企业配置资源能力比较强,但动力和活力不够。民营企业活力和动力有,但配置资源的能力、条件不充分的问题,这也是混改所希望突破的。“如果能够混改,所有社会资本、民营、国有成为一体,就是中性的企业”。

张玉良强调,“混改可以回应国际对我们的一些议论,好像跟你做生意就是跟中国国家做生意,没有跟中国企业做生意,国有改革都把民营退出了,这对一些不符合实际的观点也是回应”。

在谈到“如何混”的问题时,张玉良表示,应该加大力度在竞争性领域全方位实行混改。此外,混改应该在集团层面上进行,这样才能够对企业制度进行深刻的变革。

他还特别强调,“混改当中,国有资本应低于50%,让其他社会资本更有发言权”。“应该把国有放到50%以下,让各种股东都有同等的权利参与运营、参与决策、参与管理,可能这样的效果会更好。当然,也应该更多的是阳光资本市场,更多的是通过平台来进入”。

在员工持股方面,张玉良建议,“重要员工都应该持股,但不是全员持股。另外股权也不能太少,太少可能还不够力度”。

  以下为演讲摘编:

张玉良:尊敬的各位来宾,女士们、先生们,上午好!很高兴参加年底的论坛,多次参加这样的论坛,收获不少。刚才听了多位嘉宾的精彩演讲,很有启发,也有很多感慨。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,我们都是改革开放的参与者、经历者,也是受益者。我个人来看,改革开放这40年当中与我个人工作、生活感触最深的是两件事情:

第一,1978年以后,在1980年,很多同志可能还没有出生,那时候我在上海的近郊当大队党支部书记,那个地方种蔬菜,完全是计划经济的集体经营,在改革开放高潮推进下,开始把土地分给农民,叫“以土治土,以根治根”。我那年当大队党支部书记,把土地分给全大队老百姓,结果连续三年增长50%以上,与此同时那时候乡镇企业发展很快,实现乡镇企业承包制后,乡镇企业也是高速成长。

第二,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1992年,小平“南巡”讲话以后,我本人从上海市政府机关“下海”,组建今天的绿地控股集团,1992年成立,1997年就搞混改,让职工共同持股,开始是全体员工,后来逐步转向重点核心员工。1997年,员工就跟国有进行混改。

2015年,把混改再深化,把整个社会股本从国有跟员工再加上社会公众,同时在上海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支持下,也包括中央相关部委支持下,实现了整体上市,企业继续保持快速增长。

这个企业从2000万元起家,用了26年时间,到今年已经超过1万亿资产,今年收入可以超过6000亿。前三个季度税收超过300亿,今年全年税收可以超过400个亿。这件事情让我更深切地体会到我们的国家需要改革,只有改革,中国才有成长。

我人生当中这两件事是最深刻的,我认为也是跟改革开放,今天的中国成长同步,也是改革的一个顺应。

过去40年,我们面对过很多改革的坎坷和辉煌,也很自豪各方面的进步。现在面临新的形势、新的环境,党中央刚刚召开的“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”上,总书记报告非常全面、深刻。未来的改革开放可能更重要的还是首先要解放思想。现在看一切问题可能有分歧,可能有差异,可能不同,很多方面关键的问题还是在改革开放思想解放上,解放思想太重要了。

我们的宗旨、目标就是党中央定的,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来满足新的发展需要。这就要一切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。同样,我们要不断激发社会的活力和动力,而谈到社会的活力和动力,我想企业是社会的细胞,企业是整个改革开放的动力源,是基础源。激发社会各方面的活力和动力很重要,此外,很关键的是要加强党的全面领导,这也非常正确。

未来如何进一步推进我国改革开放能够更好发展、更前进,总书记讲了“面对新的形势,关键中国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”。这当中一定要把社会动力、活力激发出来,动力和活力就是要把企业的活力和动力激发起来。当前国有企业怎么深化改革,怎么混合所有制,民营企业怎么能够跟国有企业融合,跟社会融合,怎么能够享受同等社会资源配置能力,这些课题非常重要。

在思考过程中,我觉得中央,特别是近一两年来,从总书记开始,一系列方针政策,我非常拥护,现在的问题关键是要抓推进、抓落实。混合所有制可以解决我们未来不断的动力和潜力,也可以解决很多现在大家比较关心和议论的一些问题,可能这是非常好的抓手。社会资本进来了,把劳动组合与生产组合,人的收入从工作岗位的收入,从资本市场投资的收入,有机结合,共同富裕、共同成长。

另外同样可以回应国际社会关注的中国还是国企一股独大,事实上这是偏见,中国国有企业改革已经进入到非常重要的关键阶段,只是我们还在不断深化。因此,对于国有混改想谈四个观点:

观点1,为什么要混改?

1.从中国改革开放再成长、再发展,需要进一步激发民营企业、激发国有企业动力和活力的需要。当前碰到很多问题,国有企业配置资源能力比较强,但动力和活力不够。民营企业活力和动力有,但配置资源的能力、条件不充分。

如果能够混改,所有社会资本、民营、国有成为一体,就是中性的企业。在全世界,中国是比较特殊的发展过程,所以分成国有、分成民营,民营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产物,从共和国成立,先有国有,再有民营。现在改革开放再推进,要把国有和民营各种所有制融合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需要的问题,对企业来讲,我认为其实很中性,就是社会的细胞,不存在民营和国企,尤其是市场化,完全经营性的、竞争性领域的企业,当然有一些功能性的国有企业是国家意志的体现等等。

2.要解决活力和动力,混改完全可以把各种资本结合起来。我体会很深,绿地为什么那么多年始终保持30%以上的成长,我们今年前三个季度收入、利润、税收仍然保持30%以上的增长,这就是体制机制释放功能的表现。混改也同样可以回应国际对我们的一些议论,好像跟你做生意就是跟中国国家做生意,没有跟中国企业做生意,国有改革都把民营退出了,这对一些不符合实际的观点也是回应。现在为什么改革正当时,而且很需要。

观点2,跟谁混?

近几年来,关于混改提的比有多,也实践了一些相应案例。比如国有与国有资本混,国有与国有企业混,我认为这种混恐怕不能把社会的整个活力能够通过化学重组来实现,混改更多的是动力、活力的体现。混改简单重组也不够,因此我们的混改要社会资本、民营资本、员工资本等各方资本重组,产生化学反应,这样的混可能效果会更好。

在这个过程中,看到一些成功混改企业,基本上都是既有经营团队,当然是重要员工,甚至于更多的员工,既有国有的,也有社会资本的。所以不能简单体制内混,要跟社会、民营、经营团队紧密解决混改,这种动力可能更好。

观点3,如何混?

首先在哪个领域混?当前中国的混改首先应该在竞争性领域更大的放开。这一点过去说的比较多,大家期待也比较多,实际上感受比较少。我认为现在条件更具备,更加应该加大力度在竞争性领域全方位实行混改。

在哪个层面改?应该在集团层面上混,这样的变革能够对整个企业制度进行深刻的变革。

混到什么程度?我认为混改还是应该彻底解放思想,不是姓社还是姓资。如果仍然一股独大,有作用,但作用不明显。我认为应该国有资本低于50%,让其他社会资本更有发言权。有些专家讲:国有企业混改,民营企业不愿意进来,因为他们进来以后没有发言权。我觉得有一定道理,所以应该把国有放到50%以下,让各种股东都有同等的权利参与运营、参与决策、参与管理,可能这样的效果会更好。当然,也应该更多的是阳光资本市场,更多的是通过平台来进入。

观点4,员工要持股,特别是核心员工。

员工持股不能搞大锅饭,更不能搞福利,因为要跟企业利益紧密结合。所以,我认为重要员工都应该持股,但不是全员持股。另外股权也不能太少,太少可能还不够力度。

怎么合?除了混以外,还有合的问题,两个方面都发挥作用,成果可能是更有效,混是手段,发展才是目的。怎么合?

第一,选出合适的社会资本,除了带来资本以外,最好还有一些智慧能互补。

第二,产业协同,提升整个产业链的企业竞争力。

第三,除了混以外,还要建立灵活的竞争机制,因为不是一混就好。有国有企业做得好的,也有国有企业做得不好的,民营企业也有做得好的,也有失败的,不仅中小企业,大型民营企业也有失败的,所以体制机制仍然是重要的方面,不仅要混,协定要通过混,把现代企业制度建立起来,风险防范机制、激励机制,系统地把整个企业成为一个新的活水,这可能对混合所有制改革是重要的内容。

第四,优秀的企业文化。在中国,东南西北中都是党的领导,中华民族优秀的企业文化应该是每个企业的精髓。所以混改的企业也应该有优秀的民族精神,共产党的文化融入企业当中。

第五,经营者和经营团队。中国的市场经济需要企业,企业需要企业家,企业家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占有重要作用。企业班子、企业员工也同样非常重要,因此这些都应该融入混改重要组成部分。

相信中国改革开放到了新的时代,中国的企业已经在世界舞台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,为国家改革开放,为国家发展,为人民的福祉,作出了不少贡献。未来,只要我们解放思想,只要我们深化改革,只要不断以党的中心工作“为人民谋福祉”作为中国最重要的任务,我们的企业都能蓬勃发展,中国未来会更好。

谢谢大家!

责任编辑:梁斌 SF055



热点新闻
最新新闻